男女收入差距扩大

走进“杨子荣英雄侦察连”——用传奇致敬传奇

34号军事室 第一视角 独家原创

永远时尚的“杨子荣”

这本书,只有小学文化的曲波前后写了四五年时间。写到杨子荣牺牲的章节时,曲波抑制不住自己的悲痛,潸然泪下。他让世人第一次知道,有这样一位叫杨子荣的英雄,真实存在过。

后来,《林海雪原》被改编成话剧、京剧、电影等各种艺术形式,在不同时期引起极大轰动。2014年,电影导演用3D技术重现红色经典《智取威虎山》。3年后,电视剧版《林海雪原》也火热上映。

9年前,广西正逢雨季,连续20多天,贾国政都趴在雨地训练,常常累到爬不起来。由于趴得太久,训练结束,每次地上会留下一个深深的轮廓。

近年来,以国家人员名义行骗的案例屡见不鲜。冒充国家人员身份的骗子,往往更容易取得被害人的信任,更容易打消被害人的防卫心理。

入伍后,能摸到的所有枪,贾国政都打了个遍。放眼全军部队,他的枪法也数得着。提到狙击手,行内战友准能想到他的名字。

与《林海雪原》的故事不同,现实中的杨子荣,在活捉“座山雕”之后没多久,在另一次围剿土匪的任务中不幸牺牲。

原平市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杨某为谋取非法利益,冒充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身份,骗取他人财物23.5万元,损害了国家机关形象、威信和正常活动,扰乱了社会公共秩序,其行为构成招摇撞骗罪。鉴于被告人杨某在案发后已将招摇撞骗所得款23.5万元全部退还被害人,可酌情从轻处罚。依法判决被告人杨某犯招摇撞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年少时,谁还不会哼唱几句“穿林海,跨雪原……”又有几个男儿没有做过当杨子荣的英雄梦?

警方接报到场后,将被殴打致满脸是血的亚裔老翁及其孙子、和被推下轨道的老妇送到医院就医,好在都无性命之忧。

对于文保领域的“冷清”,浙江大学教授张涌泉对未来发展持乐观态度。他向中新社记者表示,目前内地有包括浙江大学等多所重点高校启动了“强基计划”,其中即有涉及文博领域的如古文字方向等相关专业,通过若干年的人才培养,就会有一批优秀人才补充进来。

得知这个消息,连队的战友甚至比周建波还要高兴。一群人跑进帐篷里,向他祝贺。

他还说:“我们接获消息称,(持有武器)的歹徒搭乘红色车辆抵达,目前没有进一步信息。我们掌握到的初步信息是,有24人死亡与7人受伤。”

目前,有关当局仍在追寻车辆下落。

对于吃过的苦,周建波不愿多提,只用一句“不太记得”带过。“其实,这样的苦都是大家一起吃的,说出来感觉有些矫情。”他不好意思地笑笑。

这个真实的战斗故事,伴随着长篇小说《林海雪原》和样板戏《智取威虎山》广为流传。杨子荣与“座山雕”核对暗号的“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这一“黑话”,成为经典台词。

每天五点半起来训练的习惯,邱鹏和战友莫玉萍已经坚持了2年。

凌晨五点半,千山初醒,层层叠叠的山峦披着淡淡的金纱。

天热了,找块布把枪盖上,怕它晒着;天冷了,给枪盖上被子,怕它冻着。贾国政与枪建立起的这种情谊,长久而深刻。

“我发现,每次有了‘想死’的感觉时,就会有提升。”如今,邱鹏已经成为跑在队伍最前面的人。

“今天就是跑死,也要跟上!”班长的口气不容商量。

这么拼,不觉得累吗?“想要的东西,就自己努力去争取。”莫玉萍的回答很干脆。

“我们连邱鹏?他不用来。因为,整个山上根本没人能跑得过他!”连长贾国政的骄傲写在脸上。

荣新江分析称,目前文博行业“遇冷”,既与独生子女政策有关,很多父母不愿意让孩子长年跑野外风餐露宿;也与教育体制有关,很多家长和孩子,并不了解如敦煌这样的文化遗产地可以安身立命。当不少孩子进入大学后,才逐渐有了“追逐的方向和目标”。

“枪一响,我就知道打的什么枪。”贾国政对枪声有着异乎寻常的敏感。在他看来,枪和所有生灵一样,是有生命的。

上等兵郝崇泽,打心底里佩服班长周建波。在他眼中,周建波的军旅生涯足够刻苦、足够“梦幻”。

即便取得再大的成绩和荣誉,贾国政也从没有觉得自己是个有天赋的人。

野外驻训生活,让连队官兵更贴近自然,也更有训练激情。

在一次次重新艺术演绎和解读过程中,“孤胆英雄”杨子荣有勇有谋的形象,深入人心。

杨子荣因为枪械事故而牺牲,成为贾国政和战友心中谨记的“历史之痛”。一次狙击手比武,正逢酷暑,为让枪保持最佳恒温状态,贾国政甚至想“给枪准备一辆空调车”。

一句特殊的口令,揭开了一支传奇部队的神秘面纱。

对枪的热爱,儿时就埋在贾国政骨子里。小时候,只要攒下一点钱,他就跑去买玩具枪。

因为训练用眼过度,贾国政的眼睛肿得生疼,一度看不见东西。他第一次慌了:“喜欢的东西全靠眼睛,没有眼睛还怎么打枪?”

对此,原平市人民法院法官提醒广大群众,一定要擦亮眼睛,提高反诈骗意识。要特别注意防范自夸自己“本事”或“能耐”的人,或者过于热情地希望“帮助”你解决困难的人。若对你提出钱财方面的要求,切不可被表象所蒙蔽,万一遭遇诈骗,要第一时间报警并寻求司法手段保护自己权益。(完)

每一名优秀的狙击手,都曾独自走过一段常人难以想象的历程。很多人中途放弃,因为过程实在太艰苦。

夜色茫茫,太行山深处,几十顶墨绿色帐篷坐落其间。

“文物保护、研究、弘扬和管理事业可持续发展的保障是人才,人才是一切工作的核心。”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樊锦诗认为,没有一代又一代莫高窟人的坚守和奋斗,就不会有今天的敦煌莫高窟。因此要确保稳定的保护、研究、弘扬和管理的人才队伍,鼓励拔尖人才的培养。(完)

在连队,杨子荣牺牲的故事人人熟知:1947年冬天,东北天气极寒,枪栓被冻住,杨子荣未能先敌开火而牺牲。

路透社报道称,这是伊拉普阿托市过去一个月来,第2次遭遇类似攻击。6月6月,持枪歹徒曾在该市一处戒毒所枪杀了10名男子。目前还不清楚发生上述两起事件的戒毒所,是否为同一家。

在将老妇推下地铁站后,嫌犯快速逃走,警方正在继续调查该案并搜捕嫌犯,呼吁目击者提供线索。

在“杨子荣英雄侦察连”,风气一向如此:想立功受奖,就要拿比武成绩和平时训练表现说话,真本事才是最大的实力。

前不久,野外驻训,营里在山上组织3公里越野比武。“杨子荣英雄侦察连”和兄弟连队许多体能出色的官兵都站到了起跑线上,现场独独不见邱鹏的身影。

晨练的队伍越来越壮大,官兵们自我加压,是因为即将到来的比武。

每名战友吃过的苦,指导员赵童都记在心上:“精武-2018”比武期间,周建波取得多个基础课目第一名,全程每天负重25公斤越野,穿坏3双作训靴,射击上千发子弹……

《林海雪原》开篇,作者曲波写道:“以最深的敬意,献给我英雄的战友杨子荣、高波等同志”。

身边都是很优秀的人,这无形中给连队每名士兵带来压力。“我们连每个人的荣誉感都很强。在这样一流的连队,就要用一流的标准要求自己。”下士邱鹏说。

“我们有幸在一个传奇连队当兵,必须不断创造新的传奇。”周建波说,下一步,他要把“杨子荣”的传奇精神带到军校。

直到今天,杨子荣依旧是人们心中英雄主义和理想主义的坐标。

杨子荣的传奇故事,是陪伴许多人长大的经典记忆。纵使岁月流逝,智勇双全的杨子荣,是始终不变、始终时尚的经典人物——因为他身上,既有侠客的忠肝义胆,又有人民子弟兵的热血忠诚。

士兵周建波就有过这样的梦。如今,他已经成为杨子荣生前所在班的班长。在“杨子荣英雄侦察连”,只有综合素质最优秀的兵,才能当上这个班的班长。

连长,也是这个连队的传奇。贾国政刚到18岁就进了“杨子荣英雄侦察连”。他用16年的时光,成长为一名优秀的狙击手和指挥员。

夫妇的孙子上前劝对方不要在地铁站内吸大麻,引发冲突互殴,期间73岁的祖母不幸被推下地铁轨道,好在地铁驾驶员及时发现,紧急煞车未酿大祸。

野外训练场,秋风乍起。第82集团军某部中士周建波钻出帐篷,借着微弱的月光,小心翼翼踏上夜巡山路。

当兵前,邱鹏练过几年篮球,自以为体能还算可以。第一次训练,班长让他跟上。看着健步如飞的班长,邱鹏一路追赶,望尘莫及。

“历史考古等专业就不应该是热门,过热了反而不好。”在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教授郝春文看来,不鼓励年轻人“趁着一时热情”都涌向考古等专业,文博行业相对还是比较枯燥的工作,需要一部分对此热爱的人来做。

1947年,侦察兵杨子荣改扮成土匪,深入匪巢与敌人斗智斗勇,活捉匪首“座山雕”。

前不久,周建波用过硬的实力赢得了保送提干的资格。

千锤百炼成就了贾国政。比武屡屡获奖后,他有很多机会,选择去其他更好的单位发展。可他说:“我还是喜欢和我的兵待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