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bet官网是

28万股民“眼见他楼塌了”曾经的创业板一哥乐视网谢幕A股

每经记者 宋可嘉    每经编辑 吴永久 徐豪    

7月20日,乐视网(300104,SZ)进入摘牌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从2012年就开始买入乐视网股票,至今还拥有50万股的王梁(化名),在经历过看好乐视网、被爆仓、向乐视网维权等多个环节后,已心灰意冷,在整个退市整理期都没有进行过任何交易的他,只希望立案调查结果能尽快出台。

“没有交易是等乐视网进入三板后,对现任公司董事长刘延峰的继续经营有所期待,也对白衣骑士孙宏斌曾经表达过的三条路之一破产重整愿意等待。” 王梁说。

颠覆看法:不再相信贾跃亭

“之前我认为贾跃亭在美国造车是干事,是为新能源汽车技术发展去的。”2018年下半年才开始逐渐买入乐视网股票的亦平说到,尽管当时的乐视网已在走下坡路,但直到2019年4月底,乐视网公告将要暂停上市之际, 已经买入110万股的亦平仍觉得乐视网能被盘活,并没有选择逃离。

在外交方面,阿比纳德尔提出要加强与世界各国的关系,特别是要巩固与唯一的陆上邻国海地的友好合作。

曾经市值破千亿的乐视网在退市后是否还能出现新的转机,一些乐视网股民则还保留着一丝期待。乐视网摘牌前最后一个交易日以平盘报收结束,报0.18元,当日成交2156万元。

阿比纳德尔生于1967年,是现代革命党领导人。他在7月举行的首轮大选中以过半数得票直接当选多米尼加总统,从而结束了多米尼加解放党连续16年的执政。

但随后,乐视网就做出澄清公告表示,根据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方案的安排:“在生效日当天,建立逾期提交索赔池来解决任何逾期提交的索赔主张,以及把10%的信托资产转至逾期提交索赔池。”即该部分预留信托资产的收益对象是所有逾期提交索赔主张的贾跃亭个人债务的债权人,但是,基于目前已经存在的基础现状,目前公司及“28万乐视网股民”均不属于贾跃亭个人债务的债权人。

“窒息”谢幕:股民维权尚无进展

为贾跃亭梦想“窒息”的股民早已开始寻求维权,今年5月18日,新浪微博“乐视网维权小组”成立,几位投资者众筹了VIP资格,开始频繁发声。据核心成员王梁介绍,这里有145位投资者,组成了1000万股的投资者联合体。但截至乐视网最后一个交易日,王梁表示,目前维权尚无新的进展,之前投资者进行的检举、投诉,包括到朝阳分局的报案,都未见回复。王梁指出,目前自己和其他持股人除了等待立案结果别无他法。

|每日经济新闻  nbdnews  原创文章|

记者|宋可嘉  编辑|吴永久 徐豪 杜恒峰 王嘉琦

阿比纳德尔当天发表就职演说,阐述新一届政府未来4年的执政纲领。他表示,肆虐全球的新冠疫情使国家陷入严重的危机,新政府将增加公共卫生投入,推出更有力的防控措施以遏制疫情蔓延,为全体国民提供有效的医疗保障。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镜像等使用

在内政方面,就职演说主要集中于恢复经济、扶持产业、改善教育、保障就业、防止腐败、加强治安以及基础建设等。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曾经的创业板一哥从股价最高达44.72元(前复权),跌落至最后交易日的0.18元收盘价。当乐视网马上就将挥手告别A股,犹如经历过一场大型闹剧的王梁(化名)现在唯一的期待是,希望不久前获取了乐视网股份的致新云网给乐视网持股人以新的希望。

海地总统莫伊兹、几内亚比绍总统恩巴洛等外国政要、政府代表团及部分驻多外交机构的官员出席了当天的就职仪式。

根据相关规定,乐视网股票终止上市后将转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进行股份转让。7月16日,乐视网也发布公告称,决定聘请招商证券为代办机构,委托其提供股份转让服务,办理全国股转系统股份登记结算等事宜,以确保公司股份在深圳证券交易所退市整理期届满后四十五个交易日内可以进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进行股份转让。

“但现在来看,之前的判断是完全错误的,我对贾跃亭的看法到目前已经是颠覆性的,我感觉他并没有契约精神,也没有责任担当,但我也没有办法,事实已经发生了,损失也已经发生了。” 亦平说。

在乐视网的股民群里,关于乐视网崩塌至今,造成中小投资者遭受巨额损失是谁的责任,常常有着不同的意见。有人指责白衣骑士孙宏斌将他们带入“歧途”,有人则认为,乐视网缔造者贾跃亭当年带领乐视生态蒙眼狂奔才酿成了如今的局面。

如需转载请向本公众号后台申请并获得授权

乐视网披露的最近一次关于退市的风险提示指出,乐视网退市整理期公司不筹划、不进行重大资产重组等重大事项。另外,在风险提示中,乐视网表示,公司股票退市后,将不能重新上市。

尽管亦平不再相信贾跃亭,但贾跃亭的承诺仍旧拥有巨大“威力”。曾经一句“我会负责到底”的承诺让无数股民对乐视网充满期待,而在这一承诺至今还未真正兑现之下,宣布在美国个人破产重组成功的贾跃亭在乐视网退市前夕,再度公开发表了道歉信,其承诺会对乐视网股民进行补偿的言论又让当时已连续18个一字跌停的乐视退在大量买单冲击下盘中一度打开跌停。

在乐视退最后一个交易日,曾经因相信贾跃亭的造车梦和看好孙宏斌入局而买乐视网的亦平(化名),谈及这场令自己损失了300多万元的投资,则更偏向于这个结局该由贾跃亭负主要责任,曾经觉得贾跃亭是一个“实干者”的他现在对贾跃亭的看法已发生了颠覆性的改变。